金融聚焦

不是20亿而是31亿!一家7口套现离场,17万股民懵了


  • 时间:2024-06-25 02:05:16
  • 浏览:82

6月20日,#一家7口套现20亿#冲上热搜,再次撩拨起了股民的神经。

事情起源于一份上市公司的前10大股东名单。在2024年Q1,鸿博股份的10大股东,累计持股仅5.8%,最大的股东持股不超过1.5%,还有8位股东持股甚至不到1%。

然而在2008年该公司IPO时,这还是以知名企业家尤玉仙为代表的尤氏家族企业,前十大股东共持股74%,其中7位尤氏家族成员就持股了70%。

图说:鸿博股份2024年Q1的10大股东 来源/网站公告截图

图说:2008年鸿博股份招股书中十大股东情况 来源/招股书截图

这是中国彩票印刷行业的龙头企业,1995年尤玉仙、尤丽娟姐妹从父亲手中接过权杖,做大做强成为“互联网彩票第一股”,但在上市10多年里,尤氏家族已经陆续套现离场,有自媒体不完全统计,尤氏家族套现20亿元。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更完整的统计,事实上,尤氏家族至少套现31亿元。

这或还不是最让人感到意外的。

其实早在2020年前后,鸿博股份的新主人就已经变为了一个叫 毛伟 的80后,他分别通过寓泰控股、辉熠贸易两家公司,以累计11.13亿的价格拿下了尤氏家族所持的22.33%鸿博股份。

尽管毛伟中间辞任过董事长职务,还把实控的寓泰控股、辉熠贸易股权做了调整,但他一直控制着鸿博股份,直到2024年初,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在2024年1月5日至2月29日,辉熠贸易、寓泰控股所持的鸿博股份,累计遭“司法划转”约1.07亿股,占总股本的21.68%,看起来它们是因为融资债务、合同纠纷等原因被动在减持鸿博股份,但实际上是小额司法划转、多次转手,最大的一笔划转总股本4.62%,最小的一笔划转1.19%,单笔均未超过5%。

一系列司法划转下,最后这两家公司所持鸿博股份比例只剩0.65%。让鸿博股份一下没有了控股股东,也没有了实际控制人。

就近期尤氏家族套现过往引发鸿博股份受关注一事,凤凰网风暴眼两次致电鸿博股份法人、董事倪辉,对方表示“找董秘”,“不方便交流”,便匆匆挂断了电话。而针对尤氏家族的多轮减持,鸿博股份回应媒体表示,根据公司最新股东名册,当前未查询到有关“尤氏家族”成员持有公司股票的持股信息。上述人士出于自愿原则减持,减持过程中均依法披露,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现在,这家没有实控人的公司还在它的奇幻漂流中,留下的是17万茫然无措的股民。

01

家族企业,10年套现31亿

尤氏家族成员共有7人,分别为三姐妹尤玉仙、尤丽娟、尤雪仙,两兄弟尤友岳、尤友鸾,五兄妹的母亲章棉桃,尤玉仙的女儿苏凤娇。16年时间,从IPO时家族成员持股70%到减持转身,很难说尤氏家族是早已预谋,但他们的确带走了大量的真金白银。

如此大额的减持是怎么实现的?

鸿博股份第一份减持公告在2012年3月,即IPO上市近四年后,尤友鸾一出手就减持了350万股,占总股本的2.23%,根据当时的减持均价计算,这一笔就套现了6100多万。不仅如此,在几天后,尤玉仙、尤友鸾又开始减持,两人加起来减持405万股,再套现7300万。

根据wind数据上的股东交易记录,从2012年到2018年,尤氏家族几乎每年都有510次套现动作,累计套现43次,每笔几千万到过亿不等。根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在2019年和毛伟实控的寓泰控股、辉熠贸易交易前,尤氏家族就已经通过鸿博股份套现14.3亿。尽管这期间也有股份回购,但回购金额往往在几百万区间,和套现金额无法相比。

这期间最频繁的当属2014年,短短两个月时间减持六次,套现4.77亿元。而这期间一次性最大的一笔,莫过于在2015年5月,趁着股价的高点,尤丽娟以33.8元/股的均价抛售了669万股,一笔即套现2.26亿元。

图说:尤氏家族股票交易记录(注:2019年8月22日的交易价格是以当时的股价来为计算依据,其余均为wind数据上的交易均价记录)数据来源/wind数据 制图/凤凰网财经

直到2019年,尤氏家族还持有股份33.08%,接着和毛伟的交易为他们再带来了11.13亿的财富。

当年5月,尤氏家族以7.13亿元的价格把14.26%股份卖给了毛伟实控的寓泰控股,手里还剩下19.03%的股份,不过直接让渡了公司的表决权,所剩表决权仅3.55%。接着2020年11月,尤氏家族把9.67%的股份以4亿的价格,卖给了毛伟实控的辉熠贸易。

到这时,尤氏家族已经套现25.43亿元。

2020年11月,鸿博股份虽已经由毛伟全权实控,但这时尤氏家族的手里还有股份,也开始了更频繁的套现。

2021年,尤氏家族套现13次,集中在7月份套现了11次。这也是公告中提到的“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至5%以下”的行动,这一年他们累计套现1.22亿元。

10年时间,尤氏家族向毛伟卖公司股份套现11.13亿,根据wind数据上的股东交易记录,靠二级市场交易1.66亿股,占目前总股本的33%,套现20亿,两部分加起来即为31亿,这其中还忽略了这7位成员在持股5%以下后套现的金额。

02

占用公司资金,老母亲账户短线炒股自家公司,80后新主人玩法更野

在尤氏家族手里的鸿博股份,虽减持金额大,但在A股市场还没有“妖”到出挑的地步。它的新主人毛伟,更是资本的狂徒,而他,才是让鸿博股份“沦落至此”的直接原因。

毛伟,1982年出生,河南开封人,资本运作的手段不输尤氏家族。实控鸿博股份后,带着这家主业做彩票印刷的公司,赶过区块链的热潮,也布局过AI。2024年甚至搭上英伟达的东风,宣布与AI算力芯片龙头英伟达达成了深度合作,股价从6元/股暴涨到37元/股,实现股价暴涨500%,市值暴涨175亿元。

毛伟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资本盛宴中的最大赢家。以当时毛伟持有的22%左右的股份来计算,个人身价暴涨到超35亿元,远高于买入时付出的代价。只是,后续这一合作又因子公司英博数科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任免纠纷生变。

毛伟的资本运作手法也不乏“野蛮”。刚入主鸿博股份不久,在2020年11月,毛伟就因被查出占用鸿博股份资金,被交易所给予通报批评。

根据公告披露,当时毛伟与上海三翔包装有限公司、上海云锦印刷材料有限公司分别签署了静电原纸购销协议,并付款4000万元和2000万元。随后,这两家公司分别向上海众泰源科技有限公司转款4000万元,向上海恺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转款2000万元。后两家公司均为毛伟控制的关联公司。

不仅如此,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的母亲何卫萍炒自家股票,半年时间赚了近10万。根据公告,其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在2022年8月24日、2022年8月25日、2022年11月8日、2022年12月7日、2024年2月9日买卖公司股票,构成短线交易,具体收益为9.69万元。

这还没有算上他用何种方式,将21.68%的股份质押给各路国企的做法。

这些手法看似野蛮,或许正是毛伟的习惯性方式。

在入主鸿博股份之前,毛伟把一家名为“开封市新伟电子科技”(以下简称“新伟电子”)的公司做上了新三板。凤凰网风暴眼找到在2015年该公司发布的一份公开转让说明书,复盘这位80后的起家过程,看起来横冲直撞,但的确又让他摸到了门路。

当时说明书里就提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毛伟利用其控制地位,对公司的关联交易、对外担保、资金占用、人事任免等方面实施不当控制的行为。

2011年,毛伟先是一人出资50万成立了新伟电子公司,短短3年内,把这家公司从50万注册资金搏到了2000万。怎么做的?向第三方借钱。先借钱把注册资金从50万扩大到500万,再从500万增资到2000万,等借的1950万注册资本到位后,又把钱以公司的名义“归还”给第三方,但是在公司财务上,却把还给第三方的这笔钱,计为了公司的其他应收款。

来源/新伟电子公开转让说明书截图

也就是说毛伟用50万,借来了1950万又还回去,这个过程把公司的注册资本增大为2000万,还让公司看起来有一笔1950万元的应收款。不过说明书中又提到,后来第三方又把钱归还给了公司。

把公司撑大后,2014年5月毛伟就引入了新股东李博和马慧娟,这家最开始50万注册资本,第一年赚11万,第二年亏10万的公司,40%的股份卖了200万。

毛伟似乎习惯找人代持股份。入主鸿博股份后,在2024年4月毛伟辞任董事长,并将鸿博股份控股股东寓泰控股的94.23%股权转让给黎小林,将辉熠贸易100%股权转让给杨凯,表面上不实控这两家公司,但三人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根据爱企查上的记录,紧接着在2024年4月、5月,毛伟、杨凯以及毛伟实控的禄捷电子(寓泰控股股东)就向各路地方国企,开始了 股权出质 。

而在2013年7月,毛伟也找了两个人代持了自己在新伟电子的股份,成为隐名股东,在说明书中解释称是事业高速增长,不想引起竞争对手的注意,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名下的公司和发展规划,基于保密考虑。

但事实上,这期间毛伟还有一家注册资金为50万的名叫寓泰兴业智能安防有限公司,毛伟、寓泰兴业、新伟电子三者互相拆借,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新伟电子公司账户实际拆借资金发生额就有了5000万。

到2014年5月,新伟电子变为了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设立了董事会,由毛伟、李博、马慧娟、翟怡蒙、倪辉组成,翟怡蒙任公司董事长,后来再加入了何志立等人。到2015年,在毛伟的一番资本运作下,新伟电子越做越大,成功登陆新三板。

根据当时说明书里的披露,他们的学历均不算高,只有毛伟、李博为本科,倪辉为高中毕业,翟怡蒙为初中毕业。后来倪辉、何志立、翟怡蒙,也跟随毛伟加入过鸿博股份,成为董事。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鸿博股份上市公司的公告里,他们的学历发生了变化。倪辉的学历由高中学历变为了毕业于郑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翟怡蒙也变为了毕业于郑州大学经济管理专业。

在毛伟的发家过程里,一直做着以小博大的游戏,入主鸿博股份后,盘子更大,手法也就更大了。

03

再被司法划走1亿股公司背后,公司原实控人曾被法院质疑有组织的骗贷

尽管毛伟的资本运作手法多样,但实控上市公司所持的股份在司法划转下,不动声色的从22.33%,降到0.65%,依旧让人感到叹为观止。

2024年4月,毛伟突然卸任鸿博股份董事长。根据爱企查上的记录,2024年4月、5月,毛伟以及为毛伟代持股份的杨凯,就以辉熠贸易为标的,向巴中市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接连出质股权,毛伟实控的河南禄捷电子科技中心,也以寓泰控股为标的,向兰考县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质押股权。

来源/爱企查

根据司法划转的公告记录来看,累计有13.03%股份被划扣至巴中市国有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4.03%股份被划扣至济宁运河发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1.40%被扣划至兰考县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2.71%被划扣至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证券账户。

当时具体出质金额不得而知,但根据2024年1月9日至2024年2月28日的公告,司法划转走了一共1.07亿股,占总股本的21.68%。按照司法划转期间的股价最低点17元/股来计算,划走变现金额为17亿元,而按照毛伟等人在2024年4月26日质押前后的股价低点17元/股,以质押率60%计算,变现有10.2亿元。

也就是说,或许通过这样的方式,毛伟当初入主鸿博股份花掉的11.13亿元,又回到了手上。

毛伟的资本运作手法,或许难以为继了。

根据裁判文书网,2024年,河南永城农村商业银行把包括河南寓泰兴业智能安防集团有限公司及毛某在内的多人告上法庭。根据裁定书,和河南永城农村商业银行有关的11起借款,总额高达3.49亿元,借款人是11个相互无任何关联性的公司,但该11个公司借款担保人中均有毛某、李某二人,且该11个公司借款合同的违约时间也完全相同。

等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这11个公司又通过案外人何世建办理委托诉讼代理手续。法院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判断,存在有人幕后操作,利用该11个公司的名义,骗取银行贷款的可能性,存在经济犯罪嫌疑。所以该案件中法院驳回了河南永城农村商业银行的起诉并移送公安机关,称上诉人可待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后视情再主张权利。

根据河南永城农村商业银行同期其他财产保全裁定书,这其中提到的毛某、李某,或就为毛伟、李博。在河南永城农村商业银行的这几起诉讼中,也包含现在的鸿博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董事倪辉。

这之后毛伟、李博等人是否被立案或起诉,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毛伟入主鸿博股份后,3年连续亏损,2021年、2022年、2024年分别亏损959万、8788万、7144万,现在,鸿博股份还处于没有控股股东,也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在6月8日,关于2024年年报的问询函回复的公告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鸿博股份为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依据及充分性,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情形。回答里解释,公司认定为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但公司当前的股权结构、董事会构成均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能够确保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和公司运营的规范性。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现在鸿博股份最大的股东“潍坊三农创新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去年以“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把毛伟实控的辉熠贸易、寓泰控股、禄捷电子给告了。

一个没有控股股东、实控人的上市公司,能走多远?迷茫的或许不止这17万股民。